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就爱找小说 > 其他类型 > 重生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重生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第三百一十九章

作者:浣浣 分类:其他类型 更新时间:2020-10-18 07:54:55 来源:999文学

今天对于雪娘来说是个大日子,因为今天是她拆下脸上面纱的时候,对于当时的痛处,她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在昨天一般。

楚娇站在她身边,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准备好了吗。”

雪娘的手心里面都是汗,但是仍然咬着牙点了点头,接不接受都得接受。

现在只能这样!

一炷香之后,雪娘看着铜镜里面的自己,原本娇嫩无暇的一张小脸,现在纵横交错的全都是沟壑,那些狰狞丑陋的疤痕宛若一个个蜈蚣趴在脸上一般。

雪娘惊叫着跑出去,楚娇却紧紧的拉住她,不让她跑,雪娘挣扎着,她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样子,崩溃抓狂的模样让楚娇有些心疼。

原本也是如同花一样的年纪。

可,现如今却…

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冷静冷静,我会帮你的,你放心,你的仇人我也不会放过,答应我先冷静冷静好吗。”

雪娘抓住楚娇就像是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了一样紧紧的抱着楚娇,她已然是泣不成声了:“姐姐救救我,我现在只有你了。”

她哭成那个样子,楚娇能说什么?她安慰着她。

雪娘一直哭到了深夜,然后这才睡着了。

可是看着那样深的疤痕,恐怕就算是在世华佗,也是没有办法了。

楚娇去找了周炳申,周炳申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鬓边多了许多的白发,这种情况看起来并不怎么样,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没有精神。

“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她。”

楚娇明白,当时,不该一时心软带着她,更不该放她一个人在外面,可是想想骆敏的下场,她只觉得不寒而栗。

“老夫行医多年,早就已经隐居,不想女儿被人折磨残害至此,我绝对不会放过害我女儿的人,我会让伤害我女儿的人付出代价。”

楚娇看到的,是,一位父亲,在面对女儿受到伤害的时候,所做出的反应,他的臂膀不一定宽厚,可是一定是要撑得起这个家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也觉得是时候了,您,要出去吗。”

“恩,让雪儿好好在这里呆着,我要给她报仇,我要出去。”

周炳申很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了。

“那我明白了,明日便随我出去吧。”

周炳申决定出谷的时候,雪娘还不知道,等她知道的时候,周炳申已经出去了。

“这是药,你先继续吃着,好好的吃着,坚持下去肯定会有作用的。至于你爹爹要和我出去做一些事情,你先给我点时间,在这期间就需要你来帮我照顾姚驰二人还有小星辰了。”

雪娘到底还是个姑娘,眼泪疙瘩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却还拼命的点着头。

“你放心,我知道了,可,你给我交一句实话,我的脸是永远也没办法复原了吧。”

楚娇的唇动了动,雪娘面纱下的唇都在都在抖,她转过头:“姐姐好生走,这里交给我。”

楚娇还是离开了,雪娘哭了好一会儿之后,便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只怕,这面纱这辈子是没有办法摘下去了。

服用着的药,姚驰终于有了一点点的反应,也正是因为这样,让雪娘慌的把杯子都给打在地上了。

她慌张的便跑出来了,刚才她的心都吓的跳到了嗓子眼了,她许久都没敢出去,只敢偷偷地在暗处看着姚驰,直到确定姚驰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动了一下并没有要苏醒过来的意思。

她这才敢出来,她的心情比之前更加的复杂了。

看着面前的男人,正值青年,一张脸犹如上天雕刻一般,他还没有醒过来,她便已经这样草木皆兵了,他若是醒过来,她又当如何?

对了,也是。姚驰喜欢的人也本不是她,是楚娇才对,她算什么呢?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这么想着雪娘的心情如同在深渊一般,无法从这里面逃出去了,她如何才能够逃出去,她想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姚驰的面前,从前她不敢,可是现在这种事情她连想都不敢想。

她的脸上缓缓浮现出笑容,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她也想明白了,只要能够在他身边,什么都好,假如他醒了,她的眼眸闪了闪。

……

楚娇成功回到了皇宫当中,铭石俊的那种人,城府极深,她已派人将千毓带回来,千邱手中名义上是监国的权利。

但是实际上朝廷中的大小事务已经全都在临阳的掌控之中。

铭石俊的军队已经悄无声息的在往回赶。

“周末代正在四处偷偷招兵买马,我们应该赶紧将其扼杀,否则将会后患无穷。”第六书吧

“话是这么说,可他们既然有这样的动作风声露出来,有可能是之前的那种伎俩,万一又是想要惊动我们。”

众人一块商议了好一段时间,最终也没能够有个结果。

然,楚娇认为,同样的伎俩铭石俊不会用第二次,是他认为,临阳已经不能构成威胁,还是说,他手中又有了什么新的筹码,能够足够的碾压她们。

楚娇在联系秦邵的心腹,那都是和秦邵一起出生入死的人。

只是他们分布在各个不同的地方,想要赶回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铭石俊一直都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这才是最让人不放心的。

楚娇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她之所以愿意将周炳申带出来也是这个意思,目的就是拖延铭石俊的时间。

“铭石俊身边那个周末代不是正在招兵买马吗?

我就这么看着他的军队是怎样坚持下去的。”

说着楚娇对着周炳申说了什么。

“这样对待普通的百姓,是不是有些残忍了?”

周炳申忍不住道。

楚娇眸色渐深:“他敢招兵买马,去的也定都是心思不正的人,若是这些人能够为我们所用,那我们便留其在身边,否则……”

她的话不言而喻,周炳申也明白了,身处其中便没有选择的余地。

“若是秦邵在,这种情况也不会发生了。”

楚娇的声音轻飘飘的,好像一点点的力气都没有的样子,手掌的黑线已经攀到了胳膊了,她转身差点栽倒在了地上。

身旁的婢女赶紧扶住她:“您没事儿吧?”

楚娇连忙摆了摆手:“没事,你先出去吧,我喝口茶。”

说着楚娇去倒茶了,摸到了烫手的茶壶,她瑟了一下,随后寻了个地方坐下来。

喝了杯茶,她现在要做的便是静静的等待,等待着事情的结果。

周炳申已经跟修影离开了,为的就是这件事情。

周末代本来正在大批量的招兵买马,在短时间内扩充了很多人,这些人有的人是以前退伍下来的人,有的是有功夫的,他可不要那种平民百姓,他扩充的几万人,只要稍加训练,就能够成为一支前锋。

说的在不好听点,就是死,也能够第一个冲锋陷阵,为他争取更多的时间,这样一来也能够给铭石俊一定的时间准备。

不过没有想到,这些人仅仅是一段时间的训练,便效果非凡。

周末代大笑,脸色很好,气色红润,一看就是过的日子还不错的样子。

他还想着用这些人去讨好铭石俊,到时候,好让铭石俊好好的重用他。

而此时军队中的人,悄悄地染了一种病,若说什么东西能够影响到一个上万人的军队,那一定就是,在他们每个人都能够接触得到的地方,也就是井水当中。

军中已经混进了修影的人,修影的人已经很明显的在井水中下毒了,只不过是一种慢性毒药,一时之间不容易发作,周炳申研究了好长时间的药,才研制出这种东西。

深入骨髓的那种药物,最能够深入人心。

况且周炳申的手法刁钻,寻常大夫,甚至是宫中的御医都束手无策,所以这毒可以说天下间除了周炳申之外,无解。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楚娇的心中有一些底。

这几万人来说,对于十几万的大军来说不起眼,可是对于一个皇城的禁卫军那可是要多出许多倍。

就算禁卫军以一敌十,可是也架不住这么多的人。

就算这三万人什么都不做,就围坐在皇城边上,也会让里面的人慌乱的。

上一次的警告,让楚娇清晰明了的明白感觉铭石俊那个男人,能够把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这份胸襟和胆识,便不是常人所能有的。

若是能够为我所用,那是最好。

可惜铭石俊不识好歹,那楚娇只好。

这群人已经很努力的在训练了,目的就是,做铭石俊的垫脚石。

成为被利用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甘情愿的被利用,还沉迷其中。

就像这些人当中,明明知道自己被送到这里来训练,所谓的保家卫国不过是一个噱头,而他们真正的目的,有的是为了那几十文的碎银子,有的就是想混口饭吃,大家都不容易。

然而他们也不过是想活下去而已,即使明明知道自己会死亡,但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前仆后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